[ 关闭 ]

四大矿山扩产步伐不止 成本竞争让铁矿石价格滑向谷底|地拓集团

行业资讯

INDUSTRY NEWS

四大矿山扩产步伐不止 成本竞争让铁矿石价格滑向谷底

发布日期:2015-08-12关注:102 分享到:

  最近两周,各大矿业巨头分别陆续公布了第二季度生产报告。在目前铁矿石需求萎靡、价格萎缩情况下,四大矿商淡水河谷(Vale)、力拓(RioTinto)、必和必拓(BHPBilliton)和FMG似乎没有停止扩产的步伐。数据显示,第二季度,四大矿商累计扩产1530万吨,同比增加了6.0%,环比增加8.3%。

  7月22日,《财富》发布世界500强排行榜,四大铁矿石巨头中,必和必拓、力拓和淡水河谷都进入了全球500强。从排行榜数据中分析发现,2015年,这3家企业的销售收入总额比2014年下降了7.74%,利润总额却比2014年大幅增长 38.95%,销售收入利润率也从9.16%增长到13.79%。铁矿产品价格下降导致矿业公司销售收入下降理所当然,但三大矿山的利润率反而出现大幅增长匪夷所思。

  铁矿石价格的下滑也同时加快了矿业巨头间的成本竞争,而成本的不断降低更增加了巨头扩产的底气,最终或使铁矿石价格滑向“谷底”。

  矿价下跌铁矿巨头继续扩产

  从四大矿山发布的第二季度季报来看,第二季度,淡水河谷铁矿石产量达到8530万吨,创该公司二季度产量最高纪录,同比增加7.4%,环比增加14.4%;力拓二季度铁矿石产量7970万吨,环比增7%,同比增9%;必和必拓二季度铁矿总产量 6533万吨,环比增长1.49%,同比增长4.7%;FMG二季度铁矿石产量为4100万吨,同比降低0.2%,环比增长11%,2014/15财年发货量大增33%至1.654亿吨,超出预期水平。

  从四大矿山的季报来看,除FMG明确表示2015/16财年继续维持当前水平外,其他三大矿商扩产计划都将导致铁矿石产量的继续增长。

  逆势扩产表现最抢眼的当属必和必拓了。必和必拓CEO麦安哲在财报中表示,更高的生产效率将成为总资本支出减少情况下业绩增长的唯一途径,他预计西澳铁矿石分公司2016财年产量增长7%,而铁矿石生产成本将降低到16美元/吨以下。

  “我们过去一个财年的经营业绩良好,提高了设备的生产率,削减了成本开支,在总投资减少的情况下提高了产量。”,麦安哲说。

  此外,日前有消息指出,必和必拓还将投资2.4亿美元升级西澳大利亚海上铁矿石设施。这些资金将用来购买6艘拖船,并在黑德兰港建设一座新的拖轮码头,预计2016年三季度完成建设。2015财年,必和必拓通过黑德兰港预计出口约2.5亿吨铁矿石。

  同时,淡水河谷在季报中还宣布将成本较高的产能每年减少2500万吨~3000万吨,以质量更高的产品来取代这部分产量。这意味着淡水河谷扩产的计划目标维持不变,但成本会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而根据淡水河谷此前发布的产量目标,其年产量将从去年的3.06亿吨增至2018年后的4.5亿吨。

  巨头扩产的底气何在?

  今年以来,矿价已经大幅下跌了30%,而矿业巨头的增产步伐仍然在继续。他们扩产的底气何在?

  笔者认为,一方面,四大矿山前期矿山扩张在2015年开始陆续投产,大规模的扩产计划只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另一方面,面对铁矿石价格的降低,产能的增加可以进一步发挥规模效应,抵消因价格下跌带来的利润的下降,还可以将高成本矿商挤出市场,扩大市场份额。

  尽管四大矿商的今年的财报尚未发布,但从他们2014年财报可以看出些许端倪。淡水河谷在其 2014年的财报中表示,产品价格下跌对2014年EBITDA(折旧息税摊销前利润)产生了105.80亿美元的负面影响,而力拓的销售收入则受价格下跌的影响减少了54亿美元。但此前的扩产计划也给铁矿石生产商部分对冲了这一影响。据力拓中国总裁任滨彦介绍,2014年增产给力拓带来的收益增加超过 30亿美元。

  当然,仅仅通过扩产来抵消因价格下跌而产生的利润下降是不够的。事实上,自铁矿石价格进入下行通道以来,矿业巨头们对企业内部的一系列改革也从未停止过。通过降低资本支出获得大量现金流,在现金流为王的资本时代,这是这些矿业巨头们最关心的事情。

  首先是降低企业内部资本支出,获得更多的现金流。力拓首席执行官山姆威尔士曾在2014年财报中表示:“资本支出的进一步缩减和营运资本的回收使得公司拥有更多的自由现金流。”力拓2014年净债务降低至125亿美元,比2013财年减少56亿美元。”

  而必和必拓早在3年前就已经开始注重提高生产效率并逐步降低投资支出,以准备应对持续低迷的大宗商品价格。在过去的3年内,必和必拓通过可持续地提高生产效率,创造了共计近100亿美元的年化收益,并同时将资本支出减少了近40%。

  其次,除了降低资本支出,他们还试图通过整合集中业务部门来进一步降低运营成本。必和必拓之前公布的分拆计划已经完成,5月份,从必和必拓铝、煤、锰、镍及银业务分拆出来组建的South32正式上市挂牌成立。力拓也在第一季度将原有的煤矿部门整合到铜矿部门,将铀矿部门整合到宝石矿物部门整合,将铁矿石部门更加集中专业化经营。

  此外,有评论认为,目前,澳大利亚的矿业巨头经过严厉的裁员和削减开支等措施,现金流充裕,足以迎接更为严酷的价格挑战。

  最重要的是,从竞争方式上看,随着供大于求的态势进一步确立并扩大,铁矿石供应商目前的竞争策略已经转向成本竞争。而这种竞争方式只能使价格继续滑向谷底。

  铁矿石价格不断下跌,各大矿业巨头也在积极降本,这也是其有底气扩产的支撑之一。据悉,必和必拓经过一年来大刀阔斧地削减成本,已将成本降低到每吨20美元以下。力拓的铁矿石成本是矿业巨头中最低的,其现金成本早在2014年就已降至19美元/吨以下。

  澳大利亚三巨头中日子最不好过的莫过于FMG。根据此次发布的季报,FMG第二季度的现金成本已降低至为22美元/湿吨,与第一季度比降低14%,同比大幅降低35%。其6月份现金成本达到了19美元/湿吨。

  随着今年5月份与中国船运企业达成的协议,淡水河谷“大船入华”将不再是问题。淡水河谷40万吨级散货船Valemax可以顺利停泊在中国港口,其35条Valemax如果全部投入运营,每年可向中国运输5600万吨铁矿石,综合成本能节省8美元/吨~10美元/吨。

  除了降低成本,促使各大巨头扩产的另一个因素是市场份额。据统计,四大矿山2014年铁矿石发运量占全球的71%,而在2009年,这一比例仅为65%。花旗银行(Citi)预计,到2018年,四大矿山占全球铁矿石市场份额达到80%左右。

  尽管矿业巨头的逆市扩产招致了包括澳大利亚本土中小矿商的反对,甚至要求澳大利亚政府对此进行调查,但显然巨头们谁也不愿意减产。“如果我们降低产量,那么这一部分降低的产量很快就会被其他企业填上。”必和必拓矿业部负责人JimmyWilson说。

  铁矿石价格失去支撑

  矿业巨头逆市扩产的竞争,无疑给原本就过剩的全球铁矿石市场增加更多压力。经过4月份铁矿石价格的一波反弹后,7月份铁矿石价格跌至2009年以来的新低。7月8日,运送到青岛港的62%品位铁矿石价格跌至44.59美元,是2009年5月份以来的最低价。7月28日,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数据,直接进口铁矿石62%品位干基粉矿到岸价格也仅为52.33美元/吨。

  对于近期的铁矿石价格的走势,英国克拉克森咨询公司指出,鉴于供应的持续增加,铁矿石价格在今年下半年将跌至35美元/吨。

  澳新银行集团(Australia&NewZealandBankingGroupLtd.)指出,预计在9月份之前全球铁矿石库存将会攀升至9500万吨。

  显然,这些矿业巨头不会关心这些,他们也不会因此而改变扩产计划。必和必拓甚至表示,不会对铁矿石产量有任何的限制。除四大矿山外,澳大利亚新兴矿商RoyHill西澳项目将于今年年底前发货,其计划最终年产量5500万吨,其所产矿石有40% 是块矿,其余为粉矿,粉矿品位约61%,而且磷含量低至0.04%,比澳大利亚现有的主流中级粉矿更有优势。

  一方面,铁矿巨头持续扩产,另一方面,铁矿石需求大国中国钢铁需求持续减弱。供应不断增加,需求持续萎靡,铁矿石价格失去支撑,势必将继续降低。

  高盛(GoldmanSachs)继续看跌未来4个季度的铁矿石价格,其预计今年9月末将跌至每吨49美元,到2016年第二季度将进一步跌至每吨44美元。高盛还进一步指出,尽管中国的住宅开工量出现反弹,并且基础设施建设超越房地产成为最大钢铁消费市场,但今年下半年的改善可能还不够强劲,不足以支撑铁矿石价格。与高盛的预测相比,花旗最新的预测则更显悲观,花旗认为,铁矿石价格最低可能会到40美元/吨左右。

  今年上半年,中国粗钢产量4.1亿吨,同比下降1.3%,为近20年来首次下降。中钢协称,2014年很可能是中国粗钢产量峰值标志。这意味着,今后可见的数年,中国粗钢产量将继续保持这一水平或低于当前的水平。同样,这更意味着全球铁矿石需求或进一步萎缩,铁矿石供应过剩将继续加剧。今年上半年,全球65个主要产钢国家和地区粗钢产量为8.13亿吨,同比下降2%。根据摩根士丹利分析预测,全球性的供应过剩会在2020年从目前的5810万吨提高到8320万吨。

  巨头扩产继续,需求开始萎缩,在中国铁矿石港口库存由降转升之后,铁矿石价格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支撑,将进一步滑向谷底。